說過要借旅行散散心,就隨即選定一趟歐遊。

第一站選定了動靜皆宜的荷蘭,

人在歐洲逛一逛博物館也是不能不能缺少的事情。

那怕是對藝術怎樣沒有興趣,也會聽過梵高吧。

你會知道一幅梵高的作品如此價值不菲,

知道他在生時是何等貧窮和多病,

知道他有精神病,然後去慨嘆世事多諷刺。

對,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具藝術修養的人,

以上的事情,我都是從消費梵高而衍生出來的種種得知,

不論是電影、贋品、裝飾品,甚至食物,

彷彿只要扣到梵高的頭上,

自然會添上一種吸引力。

也就是阿姆斯特丹,或者荷蘭的一種顏色。

 

 

原來獨遊不孤單,

起碼不比梵高孤單。

看看梵高除了作畫,

很多時候就是家徒四壁。

偏偏這種孤獨與貧困融合之後,

就成為了他作品的一個世界,

正如旅行不一定要有伴。

一個人面對的世界可能把感官放到最大。

也聽說過,一個畫家要畫自畫像,

是基於沒有多餘錢去找模特兒。

不過畫畫都可能是他給自己的一種抒發方式,

正如一個人旅行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梵高的世界太浪漫。

如果他是女人,或者會過得好一些,

他的經歷或者較容易被合理化。

自畫像可以被當成原始版本的自拍,

一切都用上自己最愛的黃色也不會太怪。

而當他怒氣難奈,

曾經的好朋友高更該也不會這麼狠心,由他傻得把耳朵割下。

又或者即使割下了,人們也會多一份憐憫。

那種為所愛的人和事去做怪事的傻勁

古今中外,我們不也都在重複着嗎?

在博物館內走了一大圈,

明明畫作都不黑暗,

偏偏心裏就是對梵高有點同情。

離開博物館之後,

隨便的走進了一間咖啡店,

碰巧是黃色的牆,也放着一些太陽花,

是巧合嗎?

突如其來的感觸,可能是博物館把人的性情陶冶一下,

也可能是從梵高借來的浪漫。

是怎樣也好,既然分不清楚,

還是好好去喝我的咖啡,

用梵高的溫暖色彩,彌補一下我的庸俗。

 

 

 

MusicLoveLetter Inspired By

王菀之《 畫意》

Photo: Flickr、Pixabuy